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几个熟女伺候

几个熟女伺候
楼家事件对整个南方的盐业冲击很大,整个势力完全重整,对江家而言这完全是意想不到的事。

  而其中受益最深的反而是楼家本身,原来楼家受到重创后,亚兰等人已经失去了主导力量,而且她们也不知道如何去掌管楼家的盐场,眼看就要被江家吃掉了,在众人都提议要将罪魁祸首的楼家并吞时,江老爹最后表达了他的意见。

  「寒枫你一直想将楼家吃掉,但是楼家盐场的属性你能把握吗?」

  江老爹一开口就把寒枫叔问的结结巴巴的,无法完整说好一句话。

  「这…这有什么,一阵子就……了解…了。」

  「好!那你说说看,你花了多少时间才将自己家盐田的属性摸了清楚。」

  大家将注意力转到寒枫叔。

  只见寒枫叔丈青着脸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小声的说:「五年……」

  江老爹似乎很满意儿子的回答,摸摸花白的胡子说:「呵呵!各位听得莫名其妙吧!老头子给各位解释解释。」

  江老爹喝了口茶缓缓的道来:「各位,盐场的经营不像是亦帆手中的事业一样,有钱有人就可以干的,它除了上述两个条件外,它还是个看天吃饭的行业,我刚才说的属性就是指盐田因为地理环境及气候的不同而产生盐田本身不同的生产模式。」

  我大概了解老爹的意思了,本想要说话而将身体动了一下,结果右肩传来了伤口处的阵阵痛楚,直让我痛得话又吞回肚内。

  雅婷的小手马上摸了过来,看着自己的娇妻挺着七个月身孕,还因为自己受伤而担忧不矣,心中可真是心疼的很,将她的柔夷握在手里。

  慧英婶原本坐在旁边,随手将她椅子上的棉质软垫拿出来垫在我的背后,同时上身整个将我抱住,小心的帮我挪位置。

  她柔软的胸部贴在我腹部的位置,在挪位的时候紧紧的靠着我,已经七天没有偿到肉味的分身,受到刺激缓缓的觉醒了,就直挺挺的顶在她的腹部上。

  忽然背部传来了疼痛的感觉,婶婶眼里传来顽皮的眼神,嘴巴挂着邪邪的微笑,她的头确是摇了摇,让我惊觉得赶紧收起了心神。

  再次将老爹的话听到耳中:「所谓「属性」是指盐田因为它的地理位置所需要的作业方式,寒枫你把我们生产最好的盐母田作业方式和大家说说。」

  寒枫叔接着说:「以江家的盐母田来说,夏季日照是早上七时,所以七时将海水放入盐田中即可,放水后依照蒸发得状况赶水,盐母田赶水次数不用很多,就能结晶了。」

  「呵!呵!你这样说谁听的懂。」

  于是江老爹接着更详尽的解释:「盐母田只要在日照出来时放水的原因是,这种田通常风力大,日照的时间足,因此使蒸发速度加快,所以只要日照出现放水就可以了,至于赶水就是要让海水是平均的分布于盐田上,另外还有让粗盐在结晶时,减少杂质。」

  阿猴接着说:「老爷,那我们以前在日初就放水的又是什么样的田?」

  「我说过盐田有属性,属性越差的需要越多的照顾,所以你说的是子田,母田通常是生产的主力,而盐母田以江家为例,是分布于最靠近海的盐田,越靠内陆条件就越差,需要的人力、物力就越多而生产的盐反而越少。」

  江老爹栩栩道来,大家都听明白了。

  他接着说:「所以盐场通常都是家族老店,光靠老师父也无法传呈。」

  这可是让我吃了一惊,急问:「这是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地理环境气候随时都在改变,我这代的盐子田也许是上几代的盐母田,你们说这样的改变,如何能以祖传秘方的方式传递给后代,只有靠当时的主持者或师傅来控制了。」

  说到这老爹心有所感的叹了一口气。

  「所以我们应该没有力量去吃别人的祖业,虽然它也是盐业,而且那样作对我们也没有好处,只是落人口实,说我们欺侮楼家剩下的孤儿寡母。」

  老爷说完就起身准备返回江家去。

  在举行完家庭会议后,大家各自忙碌去了,因为等下楼夫人要来拜访我,雅婷嘱咐我不要太过劳累,两人亲了嘴儿后她就先去休息,慧英婶要打理布行,所以剩下大婶和我一起见楼家的人。

  大婶过来检察我伤口,态度像是一位妻子对待丈夫一样,而这样的改变是受伤后才开始的,当天受伤后经过西式大夫将枪子取出后,当晚我就发烧了,大夫交待只要退烧就不会有危险。

  由于雅婷大着肚子已经照顾了整晚,到了子夜,慧英婶接下了雅婷的工作,来照顾实际上是自己丈夫的男人。

  豆大的汗不断从我的头上冒出,她不停的以毛巾擦拭着我头部,过一阵子,慧英将我裤子脱了只剩下内裤,自己则一丝不挂的躲入被中,依靠着我说。

  「我的好哥哥,快好起来,人家给你生好几个小亦帆。」

  到了下半夜,慧芸来了,看到慧英也累的睡着了,自己将罩在外面的大衣脱了,只剩下睡觉的丝绸睡衣,轻巧的越过了妹妹,躺到了床铺的内侧,温柔的拿着毛巾替我擦拭。

  早上起来,我果然退烧了,但是伤口还是会疼痛,慧芸婶婶一脸疲惫,但是却很兴奋得把妹妹叫起来,请吴妈、游嫂帮忙准备洗澡的热水。

  原来我发烧后一直流汗,身上汗臭味很重,所以的确须要盥洗一番,我自己正要脱衣洗澡时,伤口的疼痛又让我停下了手脚。

  慧英婶不避讳的就过来了,帮忙我脱衣,接着雅婷也来了,昨晚慧英婶接手后,她就到婶婶房间去睡,现在过来后听到要去洗澡,她也吵着要去,结果变成三个人一起洗。

  这周下来,由于伤口的关系右手无法动作,洗澡就由婶婶代为帮忙,已经有夫妻之实的慧英婶大方的与我洗澡。

  一开始王嫂、游嫂还以异样的眼光来看这回事,但是她们看吴妈好像没有当一回事,还是做她的份内之事,似乎只有她们两个心里奇怪而已,过一阵子她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直到前天,慧英婶在布行实在太忙,无法回老家睡觉,我洗澡的事就变成我自己的不可能任务了,这时慧芸婶出现了,一样是三个人洗澡,不同的是婶婶确是换人了。

  雅婷和我一丝不挂的在澡池中,婶婶身上的丝质睡衣浸于水中,也早已成了透明,一具玲珑剔透的玉体就呈现在我们夫妻前。

  雅婷发出一声赞叹:「婶婶你真美。」

  自己妻子在旁,虽然是七个月的身孕,她的裸体还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大阳具早已经挺直了,只是水下部份被水遮住了。

  等看到慧芸婶若隐若现的身躯后,我的分身硬得直发痛。

  后来慧芸婶还是帮助我洗了几次澡,她自从帮我洗澡之后,就更像是我的妻子一般的对待我,这样的改变连王嫂们都感受到了。

  婶婶轻声说:「亦帆伤口愈合的状况很好,再过几天就不会疼了,能不乱动就尽量躺着,伤口会好的更快,知道吗!」

  看到婶婶爱怜的看着我,心里有一股冲动想抱抱她,但是心中对这位大婶尊重之心超过了爱意,所以嘴里说:「知道了婶婶………」反而再也说不出话来。

  婶婶神秘的一笑嘴巴移到我耳边说:「由其是不能做爱嘻!嘻!」然后出现了一个唯妙唯肖的娇态。

  原来刚才自己对二婶的丑态全部给她收到眼中了,我心神一荡,正想要轻薄婶婶时,客人来了。

  楼家来了四女两男,经过介绍才知道来的是楼大娘及二娘、三娘,和楼老板的亲妹、妹夫,和楼老板的二儿子。

  楼大娘、二娘我是见过面了,但是这楼三娘及楼老板亲妹我可没有见过,听到楼大娘介绍楼三娘名字叫邢春华,而楼老板亲妹叫楼晓惠,至于两位男性的名字反而听过就忘记了。

  所以会对这两位名字印象深刻的原因,不外乎是男人好色的本性,因为这两位女子有着姣好的容颜,如果硬要比较的话,雅婷是绽放的玫瑰,而婶婶是寒冬时才展现的梅花,此两女则如飘着幽香的兰花,各有各的特色。

  而楼大娘及二娘其实也是美女,尤其是大娘温亚兰,是和婶婶们在上海这儿齐名的美女,但是她们吃亏于全身都被我看遍了,又有秘密掌握在我手上,所以另外两人对我而言就比较有神秘感。

  其时三娘及育民和他的姐妹会逃过此劫,也是各安天数。

  三娘会逃过劫难,是靠着经验,原来在红楼时,红楼对自己的超级红牌都有他们一套保护的方法,而三娘那个时候由于红到有时会闹出人命的地步,所以红楼特别做了有暗室的床铺,此种床铺相当昂贵,主要是手工精细,所需要的木材是高级昂贵的木材。

  上等床铺是用好木材制成床面,然后在床脚、床面做上雕刻的花工,但是三娘的床铺确是做了两个床面,上面的床面靠内侧做了暗笋,紧急时压按暗笋,可以将床板打开躲藏在内,第二层床面除了雕花外还钻了许多细洞用来通风。

  当时春华嫁给楼天行时,就要求他做了一个相同的床铺,没想到这个床铺在红楼时,是用来躲避她不想见的达官贵人,在楼家确保护了她。

  当骆五哥他们杀进来后,春华很快就躲起来了,不然以她的姿色会遭到什么样的污辱就不得而知了。

  育民及他的姐妹则被楼晓惠接去家中做客,而逃去一劫。

  楼晓惠夫妇后来得到消息后,才带着姐弟妹三人回到楼家盐场,一方面想弄清楚来龙去脉,一方面可以替楼家出力。

  回到楼家才发现,居然还有武装的部队在,可是当从大嫂口中得知原来是楼家挑起战端时,也觉得气短,等将哥哥及侄儿的后事料理完后,已经过了七天,这才来拜访江家。

  江老爹及寒枫叔都不愿出面,所以才由我来代表。

  楼大娘、二娘见到我除了脸红外,过一会她们脸色都充满了忧心,大概心知理亏。

  在自我介绍后,在她们惊讶的表情中,我把老爹的意思说了出来后,她们更是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三娘说:「陈公子,你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样的药,请说明白,我们感谢你救了我大姐及二姐,但是你说不但不要楼家赔偿,还要帮助我们,你当我们是三岁孩子吗!」

  慧芸婶笑着说:「楼三娘是真的,我父亲是真的这样说的,亦帆只是代为转告而已,请你们不要再怀疑了。」

  婶婶的话充满了诚意,这下子楼家的人脸上都出现了笑容,大娘与二娘还到我身旁向我致谢,气氛一下融洽起来了。

  大娘、二娘及三娘和楼晓惠聊在一起,育民及楼晓惠的丈夫则和我聊开了。

  晓惠的先生是上海同济堂的大公子,姓白名为翰林,在上海的医药圈颇具盛名,而他们两个听说我曾经到美国读书,都好奇的问个不停,尤其是育民一直问我,有关我在美国读书时的趣闻。

  就在此时,婶婶在叫我,只见现场所有女性都看着我。

  婶婶说:「亦帆,楼大娘们说育民还在受教育,所以还不想让他现在就掌管楼家盐场,而大娘们都是女性,对盐场也不懂,因此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你给她们出出主意吧!」

  「嗯……」

  我想了一下说:「我是有个想法,但是可不可行我不知道。」

  接着嘴里吐出一句洋文,「TOKNOWISONETHING,TODOISANOTHER。」

  只见大家怪异的看我。

  我赶紧解释:「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知道是一回事,但是去执行是另外一回事。」

  大家不约而同的「喔」了一声。

  接着我把想法说了出来:「不好意思,我在班门弄斧请你们不要见笑,这是那天我听老爷说有关盐场的作业方式后,心里一直再想的改良方法,只是它有一个先天的条件,就是盐场的老师父们愿意替盐场卖命才行。」

  楼大娘对我点点头。

  所以我接着说:「其时很简单,就是佃农的方式,以现行的方式,家族必须要有继承人投入,但是如果以佃农的方式,大娘就可以接手了,而育民可以继续读书。」

  「做法是:一、将老师父工资提高,而且将盐田的收入中,再提拔因为师父们努力而增加收入的奖金,用来刺激生产;二、若有子传承,就由其子接手,若是没有,则挑选优秀人才承接,此种的方式为师徒制;三、办生产比赛刺激工人的竞争。」

  下面一句话让楼家受益最多。

  「我想除了盐场外,楼家有多余的财力,可以做大娘、二娘或是三娘有兴趣的事业,等育民在受完教育后也可以发展他喜欢的事业,而不是一直守着盐场,万一盐场收入不好,不是全家都赔进去了。」

  楼三娘听了似乎心有同感的说:「没错,若是将雄厚的财力分散开来,万一一方出事还有可以支持之处。」

  我笑一笑接着说:「用一个比喻好了,我们有一篮鸡蛋,最好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万一篮子坏了有可能整篮鸡蛋都毁了。」

  大家听完比喻,我可以确定大家都了解我的意思了。

  大娘回去后果真执行了我所说的方法,在经过几次讨论改进后,给楼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团结,无论师父或是工人他们在收入上,都有十足跃进,所以楼家盐场产量也是成正比的成长。

  楼家的成功传回江家,寒枫叔第一个跑来找我。

  「亦帆你的胳臂往外弯吗?为什么帮楼家,咱们自己反而没有试新的方式,你想让寒枫叔一直待在盐场吗!」

  「我的好叔叔!我也不知道会做的这么好,现在有楼家经验后再来试江家不是更好吗!」我笑呵呵的说着。

  「算你小子说得有理,好!我们也来实行看看。」

  寒枫叔满意的走出陈家大门。

  由于要帮助楼家的关系,三个月来,江、楼、陈家在我不断的往返以及彼此的合作下,江、陈、楼三家自然的结合在一起。
资源收集于网络,引用了视频站的资源,并且播放页有注明视频出处。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以最快速度将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