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熟女陈姐

熟女陈姐
陈姐岳父家高朋满座,亲戚都回来了,李长江到的时候,酒菜已经摆满
桌子,柳絮有点不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说什么。李长江不安的心,也
在亲朋祝福声中平静下来,否则真不知道如何面对柳絮。

  第二天玲子走了,无声的走了,李长江想送,又不能送,心里暗暗对自己说:
不错,自己就是懦夫,不敢担当,一天都没怎么说话,对此柳絮似乎有点理解,
没有说什么,自己也有点发呆。

  年过完了,李长江和军哥谈了开连锁店的事,并且把具体细节说明白,军哥
同意,他也意识到,在和柳絮每天在一起,会有很多误会,租店装修,进货等等
事项,忙了差不多一个月,选了个日子开业了,每个店顾了一个店员,生意慢慢
有了发展。

  大地一片新绿,转眼六月了,这期间,除了每个月见一次面,柳絮汇总做账
外,军哥和李长江夫妻很少碰面,都在刻意回避什么,今天碰面,李长江和柳絮
都感觉到军哥有点消沉,又说不出哪不对,回到家,李长江对柳絮说:今天军哥
有点不对呀,不会是两口子闹矛盾了吧。

  柳絮也说:是不对,有空我找陈姐聊聊,对了,最近你总是无精打采的,我
买了几盒六味地黄丸,按时吃,别忘了。说完无奈的进入厨房做饭去了。

  李长江也确实感觉最近提不起精神,不知道为什么,做爱兴趣不大了,一个
星期一次都不太有激情,柳絮已经有点意见了,摇摇头吃了药,闭目养神、柳絮
做着饭,不觉有点走神,玲子走后,老公似乎对自己没性趣,三十六七岁,应该
没问题呀,自己性欲比以前强啊,怎么回事,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居然梦见军哥
两次,每次都,哎!心里不觉空落落的。

  吃完饭,柳絮看见老公又要迷糊,赶紧说:长江,起来,我们去公园走走,
好长时间没去了,一天就在家里。李长江虽然不怎么愿意,还是勉强答应了。

  柳絮挽着李长江的胳膊,两个人漫步在公园,清澈的湖水,在微风下闪动波
光,惬意而安静,两个人边走边谈论一些生活琐事,不觉走到一处凉亭,柳絮不
经意的抬眼,看见凉亭走出的军哥和陈姐,陈姐也发现他们,赶紧招呼:长江,
柳絮,你们今天怎么有空啊。李长江抬头看见军哥已经笑着走过了,迎过去笑着
和军哥打招呼,陈姐和柳絮自然在一起唧唧咋咋的聊女人话题。

  李长江和军哥探讨生意方面的话题,慢慢的四个人走到湖边,柳絮弯下腰,
对陈姐说:快看,有小鱼呀。陈姐也过去弯着腰惊喜的说:是啊,哎呀!好几天
呢。

  柳絮穿着黑色丝袜,黑色短裙,黑色吊带,蓝色小衫。陈姐穿的是灰色休闲
装,宽松自然。李长江感觉到军哥有点不自然,用眼角余光发现军哥在看柳絮屁
股,胯下明显支起帐篷,不觉心里一惊,怎么回事,军哥难道对柳絮还有想法吗?

  不觉看了一眼陈姐,陈姐也弯着腰撅着屁股,好大,比柳絮还大,自己的鸡
巴居然也硬了。两个女人嬉笑着直起腰转身对着李长江和军哥说小鱼多可爱,陈
姐似乎发现军哥胯下的大包,脸色有点难看,对军哥说:回家吧,明天还有事呢。

  和柳絮陵长江告别一起走了,柳絮有点莫名其妙,李长江也觉得尴尬,和柳
絮也向家走去。路上,李长江总算有种莫名的兴奋,也有种莫名的醋意,看着柳
絮突然有股欲火,按耐不住的一把抱住柳絮。柳絮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大声说:干嘛呀?疯了你,哎呀!弄疼我了。

  柳絮的反抗反到增加了李长江的欲火,几乎是暴力的撕烂柳絮的丝袜和小内
裤,扭着柳絮的胳膊,柳絮哀嚎着弯下腰,李长江怒涨的鸡巴插入柳絮干涩的阴
道。柳絮疼的流下眼泪,不停扭动抗拒,嘴里大声喊:弄疼我了,你,你有病啊。

  慢慢停止挣扎,李长江喘着粗气,一下一下用力抽插,慢慢的阴道湿润了,
李长江怒声吼道:骚货,这么一会就骚了,操死你。柳絮也被激怒了,大声说:
有本事操死我,看他妈谁先软蛋,啊,你,你个公狗。

  李长江『啪啪』给了柳絮屁股两巴掌怒吼道:骚逼,谁是公狗,军哥才是公
狗,看见你这欠操的屁股,他鸡巴硬了,他想操你了,骚逼。

  柳絮听见李长江的话后,身体不觉绷紧,心底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久违的
感觉来了,在老公几次深入下,阴道紧缩高潮了。李长江也控制不住了,大吼一
声射入柳絮体内。

  茫然,麻木的李长江坐在沙发上。柳絮爬起来狠狠给了李长江几巴掌:你变
态。踉跄着冲入卫生间砰地一声关上门。李长江无声的提起裤子,心里懊悔不已。

  躺在床上的李长江几次想楼柳絮,都被柳絮拒绝了,背对着李长江不搭理。
李长江也有点生气,不觉气愤的说:操都操过了,至于吗?不也高潮了吗?柳絮
翻过身,眼里含着泪大声说:你放屁,你不是人。

  李长江心里一软,赶紧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好了。说完伸手去
楼柳絮,柳絮打开他的手:滚,别碰我。翻过身又不理他了。李长江无奈的关上
灯,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从起床开始,柳絮始终不理李长江,让李长江不觉心里发毛,一个劲
的赔礼,最后柳絮看着他说:你一直没有释怀,你在羞辱我对吗。李长江赶紧说:
不是,我是一时冲动,我是看见军哥看见你屁股硬了,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柳絮,
我们不是说好了,不在意过去了吗,我,我。李长江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柳絮低下头小声说:行了,吃饭吧,还要上班呢。到了店里,李长江就出去
跑业务了,快中午的时候,柳絮打电话告诉他,陈姐约她出去逛街,晚上在外面
吃饭,让李长江自己吃饭。李长江也没多想,答应完又去工地了。

  一个人吃饭真没意思,李长江随便吃了点,坐在沙发边看电视边等柳絮,快
八点了还没回来,拿起电话给柳絮打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又给
陈姐打,也是关机,不觉有点焦躁起来。

  拨通军哥电话,军哥也有点着急的说:俩人都关机,联系不上,正打算出去
找找呢。挂断电话,李长江也穿上衣服出去找柳絮了。

  繁华地段几乎找遍了,也没找到,遇见军哥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两个
人都紧张了,军哥不安的说:不会出事吧,要不报警吧。李长江焦急的说:在等
会,这俩娘们会去哪呢?

  李长江电话响了,是柳絮,李长江接通电话听见柳絮含糊不清的声音:老公,
我,我们在蓝月亮餐厅,我,我们喝多了,接我们来呀。气的李长江直跺脚,告
诉军哥后俩人赶紧去蓝月亮。

  陈姐醉的更严重,几乎不能走路,军哥架着陈姐打车走了,李长江扶着柳絮
也赶紧打车回家,下车就开始呕吐,进屋又是呕吐,气的李长江真想给柳絮几个
耳光。把柳絮放在床上,李长江捏着鼻子收拾,床上的柳絮不时地胡言乱语,也
不知道说的什么,东一句西一句的,什么陈姐你命比我命苦,什么不可能,什么
你真想这样等等。李长江收拾完,柳絮已经沉睡过去,看着柳絮,又疼又气。

  第二天早上,李长江起来,没有叫醒仍然沉睡的柳絮,做好早点,柳絮才醒
过来,下床一阵恶心,跑进卫生间又吐了,勉强洗漱出来,看着老公责怪的眼光,
低下头说:对不起,再也不喝酒了,难受死我了。

  李长江给柳絮盛好稀饭,递给柳絮说:你们两个老娘们喝那么多酒干嘛,满
嘴胡话。柳絮一惊,赶紧说:我说啥了,我,我不记得,老公我说啥了。李长江
没好气的说:我知道你说啥,东一句西一句的,快吃饭,今天在家休息吧。柳絮
长出了口气,低头吃饭,不在说话。

  接下来的几天,李长江发现柳絮经常发呆,心事重重的,几次和自己欲言又
止,问她又吞吞吐吐的不说,不觉很疑惑,感觉柳絮和陈姐一定有什么事。

  这天吃完晚饭,柳絮坐在沙发看电视,明显走神了。李长江忍不住说:你咋
回事啊,从和陈姐出去回来,你一直发呆,有啥事不能和我说吗?

  柳絮沉默一会说:你觉得陈姐是什么样的人?李长江说:我哪知道,我又不
熟悉,你们以前不是一个单位的吗,你比我更了解,怎么了?

  柳絮又沉思一会说:你知道我们聊什么吗?李长江有点不耐烦的说:你不说,
我怎么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急死我了。柳絮关上电视,深呼吸后才说:长江,
我们谈谈吧,陈姐和军哥遇见问题了。

  李长江困惑的说:才结婚几个月能有啥问题呀?和我们有关吗?柳絮低声说:
是有问题,和我们也有关,而且,而且她知道我和军哥的事。说完低下头。李长
江惊得张大嘴:什么,你说什么,她知道了?怎么知道的,你,你怎么说的?这,
这是怎么回事?

  柳絮叹息着说:长江,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激动好吗?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啊,
我不想和你隐瞒下去,长江,听我说完好吗?李长江点点头。柳絮把和陈姐之间
的谈话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原来陈姐约柳絮不是为了逛街,而是和柳絮谈了一次心。那天见面,柳絮嚷
着要去商城买衣服,陈姐却把柳絮带到一家茶楼,要了一个单间,点了壶茶。柳
絮不解的问:陈姐,不是逛街吗?怎么喝茶了。

  陈姐似乎鼓足勇气似的说:柳絮,我有事和你说,你也知道,我朋友不多,
而且我的事某种意义说和你也有关系,我也只有和你说说。柳絮心里一惊,有种
预感,难道陈姐知道什么了吗?

  陈姐犹豫半天才说:你知道我以前离婚的原因吗?柳絮悬着的心放下了,平
静的说:他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吗。陈姐咬着牙犹犹豫豫的说:那不是主要原因,
其实主要的原因是,是,是我们性生活有问题。说完长出口气,人也放松不少的
样子。

  柳絮惊讶的看着陈姐说:什么?是他有问题吗?陈姐摇摇头说:是我有问题,
所以他外面有女人我不管,谁知道他还是不要我了,哎!也正因为如此,离婚我
什么都没要,我,我只想有个家,有个可以依靠的男人。说完不觉流下眼泪。

  柳絮握住陈姐冰冷的手说:怎么回事啊?陈姐接着说:柳絮,我压在心里太
久了,今天我又要面对失去家了,我就和你都说出来吧,否则我会受不了的。说
完又一次抽泣。

  陈姐平静一会接着说:我上高中的时候,被人强奸过,我忘不了那一幕,下
面撕裂一样疼痛,我不敢说,我害怕呀。柳絮惊呆了,陈姐被强奸过,那是女人
最恐怖的事,紧握陈姐的手说:陈姐,没想到你这么不幸,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陈姐长出口气接着说:后来工作了,经过介绍和他结婚的,谈不上什么感情,
觉得他老实可靠,没想到他,他。说到这又忍不住流泪。柳絮安慰陈姐几句后问:
他怎么了?陈姐擦干眼泪接着说:新婚之夜,他喝酒了,我还没准备好,他就很
粗鲁的进入我体内,很疼,那被强奸的一幕又出现我眼前,我很恐惧,更可怕的
是他发现我没出血,就暴怒,追问我,我告诉他,他不信,骂我是烂货,还打了
我,我只有忍着,从那以后他不把我当人看,不分时间,想要就硬上,每次我都
疼的很,我开始对性交恐惧,直到生了孩子以后,他很少碰我,我也不想,觉得
这辈子就这样了,后来他开始不回家,我也知道了他在外面有人了,我当时认命
了,反正我也不爱干那事,有个家就够了,他还是不要我了,柳絮气愤的说:陈
姐,这样的男人离了就对了,责任不在你,现在军哥不是对你很好吗?陈姐身体
一颤,看了柳絮一眼,犹豫一会说:军哥很好,对我很体贴,也很爱我,我很知
足,我的要求不高,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像军哥一样的男人足够了,可是我,我
和军哥性生活也不好,我,我兴奋不起来,每次都很干燥,军哥体贴我,从不勉
强我,我们一个月都没做过了,我对不起军哥呀『呜呜』的哭出声来。

  柳絮不觉心里好难过,不知道怎么说才好。陈姐止住哭声接着说:我以为军
哥快五十了,需要也不大,可我发现,发现他看见你的屁股勃起了。柳絮听到这
心里一惊,脸色变的通红,惶恐的说:你别瞎想,怎么可能。

  陈姐摇头说:你不用辩解,在湖边我不经意发现的,你知道吗?那晚夜里我
醒来,发现军哥在卫生间手淫,他嘴里在小声喊着『柳絮我要操你逼』声中射了,
你知道我心里什么滋味吗?

  柳絮脑袋『嗡』的一声,额头沁出细汗,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陈姐打破
沉默说:柳絮,你也不要紧张,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军哥的错,是我不能满足
军哥的结果,今天咱姐俩把话说开吧,你和军哥的事我早知道了。

  这句话犹如重磅炸弹一样让柳絮几乎崩溃,脸色变得惨白,慌乱的说:你,
你说什么?你,你。陈姐幽幽的说:还记得前年加班吗?那天夜里我也去了,在
仓库我都看见了。

  柳絮大脑一片空白,虽然那是他们结婚以前,但被人说破奸情,尤其是陈姐,
军哥现在的老婆,那种复杂的心情可想而知。胆怯的小声说:陈姐,那都是以前
的事,你要相信我呀,我们现在可什么也没有的,真的。

  陈姐低声说:我相信你,可你们对得起长江吗?柳絮不假思索的说:长江知
道,他支持我们的。这回惊呆的是陈姐了,不可思议的说:你说啥?长江知道你
和军哥的事,还支持你们?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隐晦的事,一旦说破,反而轻松了,柳絮简单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当然,
绝没有说出玲子和李长江那一段。听的陈姐惊讶不已。柳絮不觉想到,既然知道
自己和军哥的奸情,为什么陈姐还会嫁给军哥呢,问道:你知道了,怎么还答应
嫁给军哥呢?陈姐脸红了,低下头喝了口茶,陷入沉默。
资源收集于网络,引用了视频站的资源,并且播放页有注明视频出处。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以最快速度将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