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情夫与绿奴的故事

情夫与绿奴的故事
第一节发现老婆有外遇

  周日上午,两口子在李瑞的父母家,老婆不停地做家务,很努力很细致,让李瑞有点纳闷,也不知道老婆发什么神经,最近一个月简直有点太勤快了。即使在自己家,老婆也是把家收拾的干净利索,好像有使不完的劲。

  先介绍一下这个家庭的基本情况:李瑞今年32岁,老婆30岁,两人的孩子三岁多。平时两口子在自己的房子里住,就是每个周六、周日到父母家,孩子有老人带着,所以孩子也不缠两口子。如今都是一个孩子,四个老人都抢着看孩子,两口子也落得清闲。

  这天孩子被爷爷奶奶带着出去玩了,十点多的时候,打电话回来告诉李瑞,要与孩子在外面吃饭,中午不回来了。李瑞和老婆一商量,既然这样,就告诉父母回自己家了。

  十几分钟后,两口子步行到家,老婆到自己房间上网,李瑞躺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李瑞给老婆说有点饿了。老婆离开电脑桌,到厨房做饭,李瑞继续看电视,节目有点无趣,李瑞站起来,在房间随意走动,有些事情,就是有点巧合,不相信都不行。

  这是两室一厅的户型,大卧室是两口子平时睡觉的地方,是一个两米乘两米的大床;小卧室也安放了一张略微小的床,也有一米五宽两米长。家里在过节来人的时候住的,但是有时候李瑞自己上网晚了也在小卧室睡觉,主要是避免打扰老婆。家里有一个台式电脑,放在大卧室,平时李瑞从来不上老婆的台式电脑,有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李瑞在室内走动的时候,无意之中,听到老婆电脑似乎有点响声,大概是闲的无聊,李瑞走了过去,看到老婆电脑屏幕上的QQ消息框在闪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好奇,看到老婆在厨房忙乎,就点开了消息框。看到里面的内容后,让李瑞立马傻了,震惊不已。原来老婆在外面偷情!消息框里有人发来和老婆在床上拍的合影,看样子的是在宾馆用手机拍的。

  李瑞顿时感到连呼吸都困难,长出一口气,尽力屏住呼吸,继续翻着,原来是老婆出轨了,早就在外面和情人约会了。看了五六页记录,实在是冲击力太大了。李瑞关闭了消息框,坐在床上,实在是无法平息自己的情绪,但是一时之间也没有了什么主见。在床边坐了几分钟,努力地静了静心,还是觉得心里太堵,必须到外面呼吸一下空气。

  恰好此时有手机声响起,李瑞来到客厅的沙发跟前,拿起手机接了一下,是单位同事打来的。李瑞从事矿泉水的推销,每天的信息量很大的。通话的时候,老婆也从厨房出来,李瑞挂断手机,老婆问:「什么事?」李瑞借口单位有急事需要去处理一下,老婆说:「吃完饭再去吧!」李瑞掩饰着自己的慌乱,说:「就不吃了,先去办事。」离开家门,李瑞沿大街漫无目的走动,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走累了,就在街心公园坐了下来。慢慢梳理自己慌乱的头绪。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老婆最近两个月确实很反常,这段时间里做家务很勤快,对父母很体贴,原来是在外面有了情人。但是有些事情,李瑞也说不出口,有点难以启齿。

  自从有了孩子,自己在床上那方面现在确实差一些,一个月也就两三次,满足不了老婆,看到老婆每次那种难受的样子,李瑞虽然有些自责,可总是认为老夫老妻了,也没有放在心上。难道老婆受不了?细细想想,也没有发现明显的那种举动。现在怎么办?

  离婚吗?要离婚?这个念头在脑子里只是忽闪了一下,李瑞自己也觉得不可行。

  问题出在哪里?并不是以前自己那方面就不行。刚结婚的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干那事,只是有了孩子之后,加上职场的压力很大,那方面越来越淡。老婆身高一米六二,长相一般,体重一百二十斤,比较瘦,屁股大。老婆在一家公司做办公室文员工作,平时很稳重的感觉。

  对离婚李瑞还是有恐惧症,因为自己才一米六五,体重是一百三十六,属于那种豆芽型的。当初找对象,就是因为工作单位一般,身材矮小,费了好大劲才娶到老婆的。

  李瑞在慢慢的考虑这些,他不想再让父母亲操心,必须保证这个家庭完整。

  现实里离婚是很复杂很漫长的事情,不仅仅家庭解体,孩子怎么办?双方父母也无法接受这种打击,一般家庭是经不起这种折腾的。李瑞也明白,出轨这种事情,一旦木已成舟,就像吸毒一样,欲罢不能了。种种方案,最实际的,也就是实在不行,既然老婆偷情,就让她玩去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就当做不知道。

  但是又想到,刚才老婆的聊天记录里说,开房的时候,老婆也拿钱的。李瑞的脑子里,总觉得开房应该是男人出钱,但是看记录似乎是老婆自愿拿出一百元的,那男人不让,老婆翻脸了,那男人嘻嘻哈哈笑纳了。

  傍晚的时候,李瑞身心疲惫地回到家里,老婆依然没有察觉。李瑞也尽量不表现出来,吃过晚饭,和老婆一起看电视。快十点的时候,两人上床睡觉,李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老婆像一个外人,心里有点发酸。被另外一个男人压在床上干了,李瑞心里很不舒服。

  其实,这个世界里的女人是最敏感的,老婆也觉得老公似乎情绪不对头,反复嘘寒问暖。李瑞再也憋不住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就把看到聊天记录的事情说了。老婆听了半天不知声,过了一会忽然哭了,述说自己的不对。李瑞绷了一会脸,五味杂陈,看老婆那样心也软了,终究觉得有点亏欠老婆。拍拍老婆的肩膀,搂着老婆说:「都是现代社会了,我没有那么保守,别难过了,是我那方面不行。」两口子自从结婚以来,感情应该说还是不错的,没有吵吵闹闹,日子过的很平静,老婆也不是那种风骚的,比较本分。有了孩子,老夫老妻的生活自然是平淡的,难道老婆特别需要那方面的安慰吗?李瑞虽然不舒服、心里生气,面对现实世界,觉得生活还是有一定压力的,两口子都疲于奔波在职场中,就是为了一个幸福的将来。

  两人的工资除了偿还房贷、孩子上幼儿园、以及平常的人情往来,经济上还是比较紧的。忙忙碌碌的生活里很少顾及性需要。

  第二天早上起来,老婆做好饭上班去了。大概是怕面对面的难堪,没有与李瑞打招呼。老婆的单位离家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每天要六点半之前出门。李瑞是推销矿泉水的,最忙的时间是中午和旁晚,早上一般八点半离家,而且单位离家就两站路,步行十分钟。

  第二节:老婆的情人来家

  李瑞一整天都是在恍惚中度过的,心里似乎感到特别的无助、很是压抑,很矛盾。作为普通老百姓,其实现实是很残酷的,无论是自己的这个家庭还是双方的父母都是经不起折腾的,离婚这种事情在现实世界里难度是非常大的,涉及方方面面,这条路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可能走的。

  当初找对象,见了不计其数的妹子,大多数都嫌弃李瑞个头矮小,(只有一米六五)找对象的时间很长,也困难,所以对好不容易组建的家庭是很看重的。

  怎么办?李瑞没有主意,但是总的解决这个事情的,有什么好方法呢?

  这一天,似乎比过一年还要漫长。工作上的忙碌似乎可以暂时的麻痹自己,可以忘记这种不愉快。可是一天很快过去,还是要面对现实的。下班后,李瑞回到家,发现老婆已经做好饭,看来是提前回来的,平时老婆来家都在六点半左右的。她五点下班,路程一个半小时。李瑞进屋后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婆似乎也有点紧张,轻声地说了声:「你回来了,吃饭吧!」李瑞脱了外衣,坐在餐桌上开始吃饭,老婆见状也是默默无语地吃,李瑞知道她一定也很无奈,那方面想放弃又舍不得那种激情。餐桌上的气氛有点压抑。吃完后,李瑞在沙发上看电视,老婆去洗刷碗筷。

  想了想,包括昨天在大街上的考虑,李瑞觉得要弄清楚那个男人的人品怎么样?首先考虑的应该是家庭的风险,万一遇到一个无赖之徒那就麻烦了,这个家庭也就面临解散的危机。

  上床睡觉的时候,李瑞搂着老婆,老婆再次道歉和流泪。李瑞想了想还是对老婆说:「那方面我差一点,工作也辛苦,你要喜欢就悄悄玩吧!我不介意。」老婆没有说话,李瑞继续说:「别再拿钱开房,在咱们家也行呀!也比在外面安全的。」说完后,李瑞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说的。老婆还是没有说话,不知道老婆心里咋想的,老婆可能被李瑞这个大胆的提议吓坏了。过了一会,李瑞觉得还是应该向老婆了解一下这个男人的情况,千万别被人骗了。就用手摇了摇老婆的肩膀,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男人你了解吗?别让他骗了。」老婆缓了口气,告诉李瑞,那男人名叫宋国新,孩子都一岁多了,今年也是三十二,是个外地司机,人很稳重,每周到我们这里的一家公司送货二到三次。

  李瑞又问:「他人品咋样?咋认识的呢?长相凶恶吗?」老婆断断续续说了一些,大意是在业务上认识的。

  老婆单位专门批发经营各种管道管材的,那人经常来进货,两人就熟悉了。

  李瑞听完后,还觉得靠点谱,毕竟不是在网上瞎找的。至于长相,老婆说挺不错的。

  问李瑞看不看照片?其实李瑞在聊天记录里看过那张合影,但是总觉得应该再了解深一点。老婆挺会察言观色的,可能是急于给老公证明那男人不是地痞式的人物,也忘记了刚才那张紧张情绪,麻利地下床开了电脑,让李瑞看了很多照片,看来两人是交往时间够长的了。

  老实说,那男人是比较顺眼的,非常苗条,身材高大,老婆说是一米八六,长相还可以。关了电脑,李瑞没有说什么,就说睡吧!

  当晚就搂着老婆睡的,好像怕别人抢走老婆似的。李瑞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原先的那种敌意似乎小了一点。

  后来连续两天,两口子还是在比较压抑的气氛里过的,李瑞也陆续了解了更多的关于那男人的事情。周四的晚上,李瑞干了老婆一炮,玩的时候,李瑞心里感到有点怪,他突然想象那男人在插入老婆的样子。心中充满一种气愤,狠狠地干着。

  射完之后,老婆两腿紧紧夹住李瑞的腰,显然没有尽兴。去卫生间冲洗后回到床上,李瑞突然问老婆那男人能够做多长时间?老婆不说话,可能是不好意思吧!李瑞突然想知道老婆和那男人怎么玩的,问了许多。

  老婆支支吾吾小声说:「别问了,那种感觉说不出来。他来了你不就知道了吗?」李瑞说:「哪天见见面吧!」

  老婆才告诉李瑞,那男人这个星期一三五都来进货。李瑞也不知道处于一种什么心态,大度地说:「那就明天晚上来吧!」说完后,心在颤抖。

  现实里绿帽子都是偷偷摸摸的,老公同意情夫来家这种情况,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一种迫于现实的无奈。老婆既然喜欢这方面,而自己也差一点,当离婚成为不可能的时候,放手也许是一种选择。起码,老婆不用偷偷摸摸给那男人贴补了,而且老婆包揽了家里所有家务。

  李瑞或许没有料到的是,正是由于自己的这种妥协,把自己最终推向绿奴的境地,这是后话。

  周五白天很快就过去了,其实李瑞是在紧张中度过的。当一个陌生的男人介入这个家庭的时候,心里是七上八下。晚上回到家里,发现老婆又提前回来,已经做好饭。李瑞也没有问为什么。

  吃完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老婆去卫生间洗浴,磨磨蹭蹭好半天。两人都知道今晚到要发生一件重要的事情。气氛很怪异、紧张。冲洗完,老婆披着宽松的白色浴袍坐在沙发上,两人不再说话,默默地看着电视。

  八点半的时候,有人敲门了,老婆起身开了门,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老婆找出拖鞋,那男人换了鞋,李瑞也赶紧站了起来。老婆说道:「这是我老公。」那男人点点头,没有说话。老婆又指着那男人对李瑞说:「这是国新。」李瑞神情紧张点点头,算是打招呼。随后又指了指沙发,意思是让座。那男人在沙发上坐下,眼神看着李瑞,李瑞在沙发的另外一端坐下,老婆做中间。

  第一印象,那男人有股锐气,比较顺眼,长相不错,是那种可接受的类型,身材苗条而且高大,李瑞感觉比自己高一个头。其实一米六八的个头比一米六五确实高许多,说实话,李瑞心里还是有点惧怕,气氛很尴尬。

  还是那男人先开口:「房间很干净啊!」

  老婆马上接上:「是吗?呵呵,你第一次来,先看看吧!」那男人站了起来,四处看了看,又坐回沙发,对老婆说:「你先进去吧!我和你老公说两句话。」老婆看了李瑞一眼,走进卧室。

  那男人重新坐下,看着李瑞,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我俩的事情,她给你说了吧!」李瑞拘谨地看着地板:「嗯……她说了,我知道一些……」那男人顿了顿,翘起二郎腿,注视着李瑞:「有啥要说的吗?」李瑞感到非常不自然,长期从事推销工作,养成的职业习惯就是唯唯诺诺,非常的小心翼翼。看到那男人的眼光,赶紧回避了,在气势上那男人明显有点强势,李瑞很紧张,声音有点颤抖地说:「我……嗯……我……那方面我差一点,我是同意你们来家的,但不希望咱们之间发生经济往来,就这些。」那男人:「没事,经济上咱们不拉扯。还有吗?」李瑞:「没有了。」

  那男人嘿嘿两声:「在你家玩,你没意见?」

  李瑞突然发觉脸瞬间红了,客厅没有开大灯,总算能掩饰一些表情变化,每个人在面对突发事情的时候都是没有主见,一个弱势男人在一个强势男人跟前,更是一种焦虑和无助:「没有……没啥意见,还有就是……别让……别让别人知道。」那男人直视着李瑞,缓缓说道:「没问题。」

  此后,两人都不说话,老婆也没有出来,只有电视机的声音。那男人坐在沙发上,翘着腿,在看电视。李瑞估计他是在适应这里的环境,心思根本不在电视上。

  李瑞用眼光在偷偷扫视他,看到他的脚很大,脚上穿纯黑的矮腰袜子,(船袜)比自己的脚大多了,越看心里越发紧张。过了几分钟,那男人起身,两手叉腰,注视着电视,然后回过身,对李瑞说道:「我进去了,呵呵。」李瑞说了一句:「嗯。」

  那男人好像也不自然,长长呼出一口气,没有说话,走向卧室,随后关门。

  李瑞努力地定定神,尽可能地自我平静了一下心情,斜躺在沙发上。同时把电视机音量放到最低。不一会,就听到卧室传来的呻吟声。

  干上了!李瑞紧张的立即又坐起,心里很是怪异,感觉头有点发晕,这种事情终于发生了,现在就在自己的床上,老婆被那男人在干,那种感觉简直说不出来,有点委屈,有点无奈、有点恐惧,反正是六神无主。但是自己的那个一点也不硬,并没有因为遭受羞辱而激动。在一定程度上,李瑞的心情一直处于气愤状态。

  为什么不躲出去?李瑞原先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想与那男人见个面、打个招呼之后自己溜出去,免得尴尬。但是后来想到一个现实的问题,李瑞这套房子,双方父母都有钥匙,万一来家怎么办?自己在家还好说。一般老人来这里次数很少,即使来,也是提前电话联系的。虽然这种可能性非常低,还是就怕万一。所以李瑞还是决定留下,防止一切风险的出现。

  大卧室里面的传来的动静越来越大,老婆的呻吟声和那男人的粗气混合着频频袭来。李瑞的心在颤抖,此时此刻感觉呼吸都很紧张。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的样子,随着那男人一声低吼,大卧室安静下来。

  又过了十几分钟,大卧室门开了,那男人走出卧室,李瑞忙站起来,那男人只是冲他点点头,没有说话,换了鞋出门。李瑞立即走进卧室,老婆还正在清理床单,脸红红的,好在卧室里只是微弱的台灯。李瑞拍了拍老婆的肩膀:「没事吧?」老婆没有说话,只是不好意思地抱着李瑞,李瑞说道:「去洗洗吧!」李瑞上床,老婆一会洗浴回来,老婆也从激情的状态回归平静,李瑞没有说话,只是搂着老婆,还是老婆有点歉疚对说:「你不在意吧?」李瑞不知道如何回答,拍拍老婆的肩膀说:「没事,你们也放开点,想开了也没有啥。」李瑞问玩的怎么这么快,老婆说那男人也有点不习惯,可能是第一次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吧!

  很多男人在女人面前,很多时候都是表现的很大方、满不在乎,其实心里却是严重受伤,不过不善于表达出来而已。李瑞也是如此,刚才自己一直在一种气愤的情绪里过来,如今强装镇静,连自己心里都感到奇怪。这可能就是带着面具生活,隐藏了自己的那种不安。

  大概老婆也累了,不一会就睡了。李瑞翻来覆去,却是久久难以入睡,突然觉得老婆离自己老远了,被那男人干了,心里总觉得有点别扭,不舒服。但是所有这些也是很无奈的选择。怕与老婆离婚,怕家庭产生剧变,又怕在外面玩的话老婆再从家拿钱。

  那男人高大的身材和走路的姿势给他很深的印象,那是一种力量的象征,李瑞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惧怕,这也许就是弱者在强者面前处于一种不安的心态。

  那男人在沙发上盘着二郎腿的时候,显然不在乎李瑞这个老公的存在。

  唯一让李瑞感到欣慰的是,那男人长得还顺眼,好像肤色比较白,不是那种让人感觉不对路的人。

  (这篇文章断断续续写了好长时间,是在发泄一种压抑、一种无助的感觉。之后的情节就不写了。其实绿奴都是半个同志,后面就是成为绿奴的经过。再后来 李瑞开始恋足,为那男人提供口活,但是没有从后面干过,作为一个男人是不会接受那种同志的动作……)
资源收集于网络,引用了视频站的资源,并且播放页有注明视频出处。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以最快速度将其删除!